美航母没在南海台海军演却停靠 是对华

2019-01-19 16:08:55 围观 : 58

  本周,在全球没有爆发大规模激烈军事冲突的情况下,美国航母作为全世界海上最强大的作战平台,其部署周期的变化成了所有在沿岸可能遇到美国航母的国家索要关注的问题。在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平均每隔几年就要调整一次航母的部署周期,对于受美国航母影响的国家而言,也是一次需要对应调整的重大机遇。

  本周,美国海军报道了“杜鲁门”号航母打击大队再次进入地中海执行前沿部署的消息。之所以说是“再次”,是因为该舰在今年4月就已经在部署中进入过地中海了。美国海军同时还确认了“杜鲁门”的部署属于“神出鬼没”的新部署形态的试验。这让人对其部署的安排尤为关注。

  另一方面,“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在上周与“斯坦尼斯”号航母进行联合训练之后,本周与后者分道扬镳进入南中国海,随后在本周四停靠。虽然港台都将航母的停靠化到所谓中美谈判之间“服软”什么的方向,但那显然是常识和军事知识双重缺乏的臆想。撇开美国航母停靠的意涵,”里根”号本身的部署节奏,也对亚太地区海上力量的配置有着很大的关系。

  “杜鲁门”于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7月21日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预定增加可用性维修”;从2017年7月到2018年2月一直在美国东海岸进行包括各种训练,以恢复航母上各部门和舰载机部队的作战能力;2018年4月11日,该舰及其航母打击大队启航出海,并在4月23日后进入地中海水域;航母在地中海部署到了6月29日,随后在7月初前往比斯开湾,并在7月21日返回母港诺福克;短暂修整一个月后,航母在8月28日再次出海,先在东海岸进行恢复训练,随后穿越大西洋,并在10月进入北海水域,并随后北上进入挪威海,参加北约海军在这一地区进行的“三叉戟接点”联合军事演习;10月29日,该舰开始向南机动,11月5日抵达直布罗陀海峡附近,并在随后进入地中海执行巡航任务至今。

  “里根”号则在2017年12月3日完成年度部署任务后返回横须贺,随后一直进行和保养,于5月11日短暂出海进行海试,并在5月28日正式出海开始2018年度海上部署;该舰先是在菲律宾海以东,关岛附近洋面进行相关的训练,在6月7日到16日与印度、日本共同举行了马拉巴2018联合军演;在6月下旬进入中国南海,并在那里逗留到7月初,随后该舰从巴士海峡离开南海,沿着冲绳以东海域边走边训练,于7月24日回到横须贺;此后该舰在横须贺修整了21天,期间两次离港进行防台风部署,并于8月14日开展部署,先前往中国东海,再在9月前往菲律宾海举行舰队防空演习,9月下旬,该舰向东前往关岛水域,于10月9日-10日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出云”号直升机航母进行联合训练;此后“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返回冲绳以东海域,巡航并等待从美国本土出发的“斯坦尼斯”航母打击大队;11月14日-16日,“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和“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大队在菲律宾海会合,组成包括10艘护航舰艇在内的双航母编队并进行了联合对空、对海和反潜演习;11月19日,与“斯坦尼斯”分道扬镳的“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走巴士海峡进入南海;11月21日,“里根”号停靠。

  对于这两艘航母的部署行动,美国海军对“杜鲁门”的行动有着明确的认定,称其是新的航母部署模式的试验;但对“里根”号航母航母的部署模式究竟属于什么情况,美国海军却并没有明说。从时间上看,如果以“杜鲁门”号的部署状态作为标准,则这种两次3个月左右的海外部署,中间间隔1个月的母港修整的状态早在“里根”号2017年的部署中就出现过类似的样本——2017年“里根”号在5月16日至8月9日和9月8日至12月3日先后两次进行了近3个月的海上部署,其间隔也正好是30天。

  这种分析方式不仅和美方的分析相符,也和今年5月初美国长马蒂斯提出的航母部署“神出鬼没”要求时所描述的内容相符合,也就是将美国航母目前一次持续8个月的海外部署任务一分为二,改成两次分别持续3个月的部署行动,至于两次行动之间,目前看来比较可能是以一个月的在港部署来进行衔接。在港部署过程中,航母虽然停泊在母港内,但舰员并不像航母进行例行时一样解散下船,回到自己岸上的家中和亲人团聚,舰载机部队也不是转场到海军航空站,而是继续在航母上维持部署和,以确保航母舰员团队处于较高的战备状态,从而缩短其再次出海后恢复到实战水平的时间。

  这种部署作为2018年5月才提出的内容,在“杜鲁门”号上的运用应该算是首次,而2017年“里根”号的部署虽然在形式上与这一高度契合,但反而不大可能是“未卜先知”。由于“杜鲁门”号的部署尚未完成,因此第二次部署时间究竟要持续多少时间目前还未可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杜鲁门”号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倒是没出什么大问题,但该舰从2017年7月下旬完成到2018年4月11日正式出海执行部署,在人员和组织的恢复性训练以及部署前的预备工作中耗费了9个月的时间,比起实际在海上部署的时间可能还要长。尽管这在某种程度上要归因于“杜鲁门”号航母在前一轮部署中的过度损耗,导致其时间超出了通常情况,加上需要为全新的部署形式做精心准备和调整,但这种“神出鬼没”的部署形式在标准情况下需要多久的准备,目前就连美军自己可能也没个准数。

  不过在航母运用的角度看来,此次所谓的“神出鬼没”的部署可能也有另外的一层含义,那就是在战役层面上航母的快速机动。目前美国海军的航母部署体制虽然是2014年才确定的,但其基本的“全球巡航”模式在冷战结束后就已经建立。美国航母在护航舰队的簇拥下,对全球各个海区进行武装大巡游,并在热点地区附近徘徊出现,展示美国强大的国力和影响力。在这种情况下,航母在行动中所涉及的范围是相当重要的。一艘美国航母在进入地中海部署之后,按照惯例是要继续进入红海,甚至前往波斯湾,为阿拉伯半岛乃至整个中东的美国国家利益奔走。

  而与这种传统相悖的,则是“杜鲁门”号在本轮部署中的有限目标与高速机动。该舰在4月11日到7月21日的部署中,仅仅在地中海水域进行了巡航,既没有进入红海,也没有去波斯湾,这让该舰能够以较短的时间完成部署,同时也能够在地中海维持较长时间的巡航,给地中海水域的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以更大的压力;而在本次巡航中,“杜鲁门”号在7天内从挪威海机动到地中海,航程接近7000海里,几乎让舰队以20节以上的航速不停歇跑了一周,在战略上达成了极大的突然性。

  这种突然性与冷战时期美国航母编队的运用有着颇多神似,但相比冷战期间的作战,冷战后美国在欧洲和地中海水域进行类似行动时的压力和难度都要小得多。冷战时期,由于苏联海军会组织以多艘舰为核心的“群”时刻紧盯美国的航母战斗群,同时航母的和航向等情报,美国航母想要做到“神出鬼没”首先得要躲开苏联舰艇的盯防。当年美军常用的招数之一,是以舰队中同样能够保持高速航行,且吨位一样巨大的快速战斗支援舰为“替身”,假扮为航空母舰,并以战斗群中部分舰艇为其加装提供掩护,随后利用航母的高速度,在核心护航舰的包围下趁黑夜高速离开编队,脱离与苏联群的接触后转移到其他方向进行活动。而在当代的作战下,由于俄罗斯军事力量的衰退,美国海军的航母只要远离俄罗斯力量部署的海岸,脱离与俄军沿岸兵力的接触,基本就能航母在大西洋上的匿踪状态。

  类似的,冷战时期的NORPAC-82就是反映这种“神出鬼没”威力的案例。美国航母在严格的无线电静默和高速机动以及精巧的航线选择之下,虽然没有像国内一些段子里说的那样“对彼得巴罗夫斯克进行了模拟”,但航母顺利进入阵位并发起了一次“镜像”却是不争的事实,这表明即使在冷战时期的高压状态下,苏联即使有能力对美国航母编队发起性的打击,也经常要为无法即使探测到美国航母感到烦恼甚至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