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

2019-01-19 16:57:21 围观 : 60

  野田岩(即野田毅),年三十五岁,日本鹿儿岛人,日本第十六师团第四十五联队中队长。

  主文:向井敏明、野田岩、田中军吉,在作战期间,共同连续俘虏及非战斗员,各处死刑。

  向井敏明、野田岩,在作战期间,隶属日军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分充少尉小队长及副官。田中军吉隶属六师团谷寿夫部队充任大尉中队长。于二十六年十二月会攻南京之役,因遭我军坚强抵抗,衔恨之余,乃作有计划之,借以。田中军吉在京城西南郊一带,以“助广”宝剑,连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达三百余名。向井敏明、野田岩则在紫金山麓,以多寡为竞赛娱乐,各挥利刃,不择老幼,逢人砍杀,结果野田岩戳毙百零五人,向井敏明则以杀百零六人获胜。日本投降后,野田岩等,先后在东京被盟军总司令不缉获,经日代表团解送来京,由本庭检察官侦查起诉。

  查本案被告向井敏明及野田岩,于会攻南京之役,在紫金山麓,以俘虏及非战斗人员为竞赛娱乐,结果野田岩共杀百零五人,向井敏明则以杀百零六人获胜之事实,匪特在当时留京外籍记者田伯烈(H.J.Timperlay)所著《日军》内已有详明记载,(谷寿夫战犯案卷内附件己)即核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检察事处搜获之当时《东京日日新闻》所载该被告等如何在紫金山麓作“斩杀百人”之竞赛,如何于完成超越纪录后,各举血刃,含笑相向,谈论胜负各情感,亦相吻合。并有该被告等,分执凶刀借以炫耀武功之合摄照片标载“百人斩竞争之两将校”等字样,可资佐证。再参以南京大案已决谷寿夫之确定判决所载:日军分窜城内外,展开大规模,其中有比赛一节,即系本件被告向井敏明及野田岩之。是时,我被俘军民遭集体及焚尸灭迹者达十九万人以上,被零星尸骸经慈善团体掩埋者达十五万人以上,均为该确定判决根据确切所认定之事实,并经本庭在丛葬地点起出尸骸头颅数千具为凭。综上参互以观,则被告向井敏明及野田岩系南京大案之共犯,实属毫无疑义。乃该被告等,自知无可讳饰,竟谓:《东京日日新闻》系,专为被告武功,以博日本女界之羡慕,期能早日获得佳偶。然查在作战期间,日军对于军事新闻纸统制检查本极注意,而《东京日日新闻》系日本重要刊物,如果该被告等并无此项竞赛之事实,绝无故为虚构以巨大篇幅专为该被告等宣传之理。况该项新闻纸,既经本庭引用上开各项确切予以,即非通常传闻者可比,据为判决之基础。至谓以为竞赛之,可作征婚广告,以博女性欢心,更为现代人类史所未前闻。其抗辩个节,均属无可采取。次查被告田中军吉,系已决犯谷寿夫之直隶部属,在谷寿夫攻陷京城施时,曾携“助广”军刀参与,已为该被告所自承之事实(见本庭本年十二月十二日),而敌酉谷寿夫等,当时率部在我首都作惨绝尘寰之,历时十余日,遭戮者三十余万众,匪特有本庭三十六年度审字第一号确定判决可据,且为举世共闻之事实。被告田中军吉,既居于谷寿夫直隶部属之地位,持刀参与,且在混乱斩杀中,我被俘军民死于该被告所携之“助广”军刀下者逾三百人,此有日本军官山中峰太郎所编《皇书》一书,刊登该被告之军刀照片标载“曾杀三百人之队长(指田中军吉)爱刀助广”等字样可稽,并有该被告亲自挥刀斩杀平民之照片获案,可资印证。其系南京大案中实施共犯之一,亦可无疑。虽据辩称:照片所摄伊本人系穿衬衫,显在夏令,而攻陷南京系在冬天,可见该照片仅能证明伊在另一地方斩杀一人等语。然勿论在挥刀奋力猛斩之顷,为便利动作,纵在冬令脱卸外衣,本属常事,已不容斤斤执此,希图避就。且其参与南京大之事实,已属众证确凿,有若上述,更奚容借端狡展之余地。按被告等连续俘虏及非战斗人员,系违反海牙陆战规例及战时俘虏待遇公约,应构成战争罪及违反罪。其以屠戮平民认为武功,并以作竞赛娱乐,可谓,蛮悍无与伦比,实为人类蟊贼,文明公敌。非予尽法,将何以肃纪纲而维?瑗各科处极刑,以昭炯戒。

  据上论结,应依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九一条前段;海牙正规例第四条第二项,第二十第三款,第四十六条第一项;战时俘虏待遇公约第二条,第;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二款,第第一款,第十一条;刑法第二十八条,第五十六条前段,第五十七条。判决如主文。